• 穿山甲养殖下载
  • 免费热线400-0893-469
  • 联系人:刘经理 13754110158
  • 电话:0351-7941105
  • 公司网址:sooxxstl.com
  • 穿山甲养殖开户
新闻资讯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穿山甲养殖 > 肉牛养殖 > 正文
  • 【老刘郎】过山车:海昏侯刘贺的私密人生(长篇历史小说)


    作者:admin 时间:2019-06-10

    【老刘郎】过山车:海昏侯刘贺的私密人生(长篇历史小说)

      6  洛阳。

      洛阳作为几百年的宗周都城,果然城大人多,四通八达。 洛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精打细算,善于经商。

    汉兴,海内为一,开关梁,除山泽渔猎之禁,贸易畅通。 洛阳因居天下之中,成为富商大贾云聚之地,交易之物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买不到的。   洛阳守邯郸信把刘贺一行接到官署,刘贺对相国安乐诸属吏说道:  “诸位一路辛苦,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几天吧。 ”  “太好了。

    大王赶路过急,把朝廷使者都落在后面了,这有点不妥。

    我们应当等候他们一起进京才对。

    ”  安乐应道。   “呵呵呵,多谢相国提醒,跑的太快,寡人把他们都给忘了。 ”  刘贺尴尬的笑了。   城市总是吸引人的。   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吃过早饭,刘贺穿上便装,只带了侍卫长陆勃来到洛阳闹市。

    街道上人潮涌动,擦肩摩踵。 果然是绣户朱门,雕车竞驻。

    高柜巨铺,尽陈奇货异物,茶坊酒肆,但见华服珠履。

    萧鼓喧空,罗绮飘香。

    刘贺瞪大双眼,好奇的看着市肆的各类物品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感觉自己连走路都有点不自然了。

      “壮哉,洛阳,真乃天下形胜之地,难怪太祖高皇帝要定都于此。

    寡人生在深宫,长在儿女子之手,这也是第一次得见如此繁盛都市。

    ”  两人挤出人群,刘贺不由得感叹道。   “大王。

    。 。 。 。 ”  “嘘。

    说话小心点,我们便服出来,不要再叫我大王了,叫我少主人就好。

    ”  刘贺突然聪明起来,提醒陆勃隐蔽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“诺,少主人,咱们再往前面走走吧。

    ”  陆勃忍住笑,轻声说道。

      两人来到一个卖手杖的摊子前,刘贺停住了脚步。

      “客官,来看看我们的积竹杖,这可是从巴蜀进来的好货,咱中原可是难得嘞。

    ”  摊主老汉笑脸迎上来,顺手拿了一根竹杖,递在刘贺手里。

    刘贺接过来,问道:  “这竹杖有什么好?”  “有什么好?客官,这竹杖可是从小就把几根竹子绑起来,让它们长在一起,再折弯,长成手杖的形状,所以才叫积竹杖。 这种竹杖外观奇特,结实耐用,是送给家里老年人的上等礼品。 不是老汉说,你要是买两把送给家里的长辈,他们肯定喜欢的不得了。

    ”  “是吗?”  刘贺突然想到,自己在京师里的关系完全一片空白,如果买一些积竹杖送给朝廷大臣,花钱不多,至少可以联络一下感情。

      “好吧,你这里有多少?”  刘贺问道。

      “足有一百多根。

    ”  “我全要了,你把它们拿到洛阳官署。 ”说着,刘贺从腰里悬挂的锦囊里取出一枚玉质印章,上面镌刻着几个阴文篆书:大刘记印。 递给卖竹杖老汉。

    “你拿着这个印信,会有人给你报酬的。 ”  老汉喜不自禁,接过印章,小心的揣在怀里,连声说:  “客官放心,我这就送去。 ”  “前面一家酒肆,要不我们进去吃点东西,休息休息?”  已经中午了,太阳像一团火一样烤得刘贺汗流浃背。 陆勃见刘贺有点疲倦,提议道。   “好吧,我们进去看看。 ”  二人往酒肆那里走去。

    年轻的小二笑脸相迎:  “客官要吃点什么?”  从来没有在酒肆里消费过的刘贺不知道如何回答,他迷茫的看着陆勃。   “来两斤熟肉,一壶上等好酒,再来几样凉菜。 ”  “好嘞。 客官你们坐,马上就上来。

    ”  小二刚要转身离开,陆勃接着说道:  “慢,先给我们沏壶茶,润润嗓子,这天也太热了。 ”  “好嘞。

    ”  两人坐下来,小二过来把茶斟上,刘贺轻酌慢饮。

    就在这时,从外面进来两个人,一个老者,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。 老人有七十来岁的样子,面容清瘦红润,神情爽利,一绺花白胡须飘在胸前,身上青衫垂地,腰系布绦。

    跟在后面的年轻人二十多岁,个子虽然不高,但躯干精壮。

    头戴斗笠,身上短衣青衫,腰挂佩剑,背插一根三尺多长的洞箫,脚上穿着一双鹿皮快靴。

    两人在刘贺的桌子旁坐下来,也要了一壶酒。   “这位郎君,老朽可以在这里坐下来吗?”  老者手上端着一杯酒,来到刘贺的几案前,把酒杯放下,也不等刘贺说话,自己就坐了下来。

      “你是什么人?赶紧离开这个这里,否则就要对你不客气了!”  陆勃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,手按佩剑,冲老者大声说道。 旁边桌子上的那个年轻人无动于衷,继续在那里低头饮酒。 斗笠遮住了他的脸。   “没事。 ”  刘贺微微一笑,冲陆勃一摆手。 陆勃没有坐下来,移步侍立在刘贺身后,警惕的注视老者。   “先生有何见教?”  刘贺冲老者一拱手,说道。   “老朽不才,颇懂面相。

    ”老者在刘贺的脸上看了几眼,开口说道,“这茶舍酒肆之中,多是市井野人光顾。 今看郎君眉目如画,面若敷粉,伏犀贯顶,器宇轩昂,有王者之姿。 且郎君喜色四溢,郎君莫非就是进京嗣位的昌邑王刘贺?”  “你怎么知道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 听见老者的言语,陆勃心里一凛,抽出佩剑,上前一步,把剑架在老者的脖子上,厉声问道。 老者面色从容,没有理会陆勃,端起酒杯啜饮。

    旁边桌子上的那个年轻人仍然无动于衷,继续喝酒。   “陆侍卫退下,让这位老先生把话说完。 ”  刘贺喝止了陆勃。   “好,果然有王者风度。 ”老者微笑道。

    “不过大王面色暗青,鼻翼尖锐,声音暗弱,这些都不是至尊长寿相貌。 今大王西去长安,必立为嗣君,只是当今朝廷之中,大将军霍光秉政,势力盘根错节,不可撼动。

    而大王在大丧时期,喝酒吃肉,不拘礼法,可见大王性情轻率狂躁。 以大王轻率狂躁之性格与霍光角力,其结果不言而喻,望大王好自为之,及早急流勇退才是养生之福啊。

    ”  老者说罢,站起身来,仰天大笑:  “可惜,可惜,大汉江山落入这等人手里,恐怕时间不会太久了。

    ”  说完,老者飘然而去。 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从身上掏出了几枚五铢钱,丢在桌子上,也起身离去。   “此翁商山四皓之流的人物,如果能为寡人所用,我刘贺还有什么忧愁的呢?”  刘贺不自主的站起来,望着一老一少消失的身影,喃喃自语,呆若木鸡。

    上一篇:泰达宏利创益混合B(002273)基金基本概况

    下一篇:打击金融诈骗仍需多方合力